乱七八糟的笔记本 负能量仓库

和妈妈去转了一圈市集,买了一双鞋

一直想吃粉蒸肉 结果吃了两口就吃不下了

这两天大脑一直很清醒 但是人却异常疲惫 也不饿也不渴 不知道在焦虑什么 或者说在等待什么

去图书馆发现很多书的位置都变了 瞬间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明明是寻找安静的地儿变成了迷宫 明明是学习放松的英孚变成了尴尬的神经紧张的对象

我只是太需要肯定了 这段日子真的太焦虑了才会这样情绪反复不定吧 这样对自己安慰 也安慰着熬日子的他人

很多表面看起来风光的工作 比如记者比如银行职员比如摄影师 其实真的都很辛苦 并没有特殊到哪儿去 可以认为是活着就是在受罪抑或忏悔吧

评论

© 榴莲酥酥 | Powered by LOFTER